首页

开天录引子

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踌躇。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(张养浩——《山坡羊•潼关怀古》)

八根巨大的石柱环绕中,娲宫巍然矗立。

巨大的黑色岩石穹上倒挂着无数大小石笋,几头猛毒猎蛛轻快的在石笋之间穿梭,惨绿色的眼器带着几分嗜血的疯狂,俯瞰着下方巨大的娲谷。

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……”

“伤心秦汉经行处……”

“赢,金币不苦……”

“输,金币好苦……”

紧了紧身上的到处透风的破麻片,鼠头人身、瘦骨嶙峋、身高不过四尺的金币叽叽咕咕的念叨着,蓦然怀念起自己那套舒适而温暖的祖传皮甲。

抬头看看黑色穹正中渐渐暗下来的‘虚日’,四周的光线急速黯淡,聆听着猎蛛发出的嘶哑吼声,金币打了个哆嗦,急忙顺着一条开凿在石壁上的羊肠小道,轻巧的向娲谷外最近的一座废弃矿洞跑去。

跑出了数百米,金币悻悻然的回头眺望了一眼斜下方娲谷边缘地带的一座石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3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